ad01
營口熱線 > 旅游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7-06-23 16:45|責任編輯:竹隱|來源: 中華網

原標題: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 | 豫記

他是中原大地上極為普通的一位農民,但在今天,卻被億萬中國人記住了,因為32年前的一次文物捐獻壯舉。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他叫何剛。今天,他走了,但故宮卻想留下他的精氣神——下午3時許,故宮博物院建福宮花園敬勝齋,“何剛同志追思會”隆重召開。國家文物局顧問謝辰生先生、國家文物局顧玉才副局長、河南省文化廳巡視員陳愛蘭,以及故宮博物院、商水縣的有關負責人,都來緬懷他。

今天,我們也來緬懷他,緬懷一個河南文物捐獻者的平凡風貌;通過緬懷他,我們也想梳理一下,河南人捐獻“國寶級”文物的歷史。我們呈現的雖然只是吉光片羽,但我們還是想告訴人們,河南人的“獻寶”路上,何剛并不孤單,他還有很多的同行者。

文 丨 初白

一個土里刨食的黃泛區農民

因為捐獻壯舉

故宮破例給他開了追思會

“父親的捐贈是他最寶貴的精神財富,家里再窮,也從未為當年捐贈文物而后悔。”今天,在故宮博物院建福宮花園敬勝齋舉行的“何剛同志追思會”上,何剛之子何俊清如此說。這或許說出了他父親內心的真實世界。

今年5月30日,河南商水農民何剛在一次工程意外中身故,6月16日,北京故宮博物院網站發文悼念,文中將何剛稱為“對中國文物博物館事業做出貢獻的無私捐贈者。”一個土里刨食的農民,有多大能耐,能讓故宮博物院緬懷他?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事情還要從32年的一次文物捐贈說起。

1985年,22歲的何剛在自家院子里挖坑,他想要在院子里支一個石磨,磨豆子做豆腐補貼家用。也不知挖了多深,挖出了一口大缸,缸里還有一些瓶瓶罐罐之類的小物件,都是銀器。數一數,一共19件。

直覺告訴何剛,這些東西可能都是文物。小鄉村是沒有秘密的,很快,何剛挖到寶貝的消息人盡皆知,有文物販子帶著一麻袋錢找何剛,何剛拒絕了。他知道,文物應該上交給國家。幾經搭線搭橋,何剛和村支書輾轉漯河,坐上了進京的火車。

被故宮博物院認定為文物后,何剛又將剩余的幾件器具再次送去。3個月后,何剛又將存放銀器的缸也一并捐贈。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經鑒定,該批銀器被定為二級甲文物1件、二級乙文物11件、三級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其中一個銀鍍金鏨花雙鳳穿花玉壺春瓶尤為珍貴。當時,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元代銀器稀少,何剛捐的文物填補了此類藏品空白。為表感謝,故宮給了何剛9000元作為獎勵。

之后,何剛又做回了整日忙碌的農民,若不是54歲的何剛在工地上不幸遇難,捐寶的事情也鮮有人再提起。

談及這場追思會,故宮博物院稱,這場追思會,擬邀請其親屬及家鄉河南省商水縣領導和相關專家,在如今的社會大環境下,緬懷何剛的事跡也是對民間人士文物捐贈的鼓勵,意義是非常的。

面對文物販子的血書和10萬塊錢

登封農民還是把金簡交給了國家

河南博物院有件鎮院之寶——武則天除罪金簡。它是目前惟一一件屬于武則天的文物,也是我國唯一一枚帝王金簡,我國過去只發現過帝王封禪祭祀的玉簡和銀簡。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它的發現,為了解唐代的歷史風貌和一代女皇武則天的生平提供了可靠的實物依據。金簡是由登封一位農民發現的,還是從石頭縫里摳出來的。

1982年的一個初夏,登封縣唐莊公社王河大隊一個叫屈西懷的農民,在完成了一天嵩山植樹造林的任務之后,約了幾個朋友,到主峰峻極峰上玩“放雷石”的游戲。這種游戲的玩法簡單粗暴,把山頂的石頭滾下山坡,聽那石頭與山體碰撞后發出如雷擊一般的轟鳴。

就在玩耍的間隙,屈西懷從石頭縫里扣出了一個金屬片片,上面有字,可屈西懷并不認得。他以為是銅片,打算回家給門包邊。

屈西懷的表叔在大隊黨支部當副書記,雖然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他斷定,侄子撿到的不是銅片,是金子,是寶貝。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消息不脛而走,很快,文物販子就來了,當場掏出了1000元。這個數字是屈家一年的收入,屈西懷有點蒙,文物販子以為他嫌錢少,一直加到了10000元。

之后,文物販子還給他寫了一封血書,說給他10萬,還承諾賣出后,把錢再分他一半。要知道,1987年的“萬元戶”都是要上報紙的,更何況是1982年?

農民屈西懷,把金片片包了又包,放在了立柜里。后來,縣文物局的人上門來了,屈西懷主動上交。縣文物局獎勵了他1500 元,在全村開了表彰大會,還放了兩場電影,以資鼓勵。

經鑒定,這個金片片是大唐女皇武則天在嵩山祈福的金簡,金簡上文字,即是武則天對中岳祭拜的祈禱詞。

農民、廢品站營業員

以“廢品”的價格賣了件國寶

從而發現了“失蹤”已久的古應國

如果你去平頂山博物館參觀,一定要去看看一個叫“鄧公簋”的青銅器,因為,“鷹城”這個稱呼,就是有這口大簋牽出來的。更神奇的是,大簋是當年的平頂山文管會花了9塊6毛錢從廢品站買回來的。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由于當事人不知所蹤,鄧城寶一行人來到回收站“碰運氣”,當天值班的男營業員說,確實花了9.6元,收到一個重2.4公斤的銅器。工作人員出了原價,把它取回。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經鑒定,這是一個銅簋,是古人裝食物的容器。銅簋的銘文告訴我們,它來自西周中晚期的古鄧國,是鄧公陪嫁女兒的禮器。根據文獻記載,古時候有一個國家叫應國,大體方位就在銅簋的發現地,只是,書中的“應國”一直缺少實物證實。

鄧公簋的出現,無疑揭開了古應國的面紗。隨后,平頂山文管辦聯合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多次對滍陽嶺窯廠挖掘打撈,初步發現數百座西周至漢代的墓葬,出土了數千件文物。這其中有應國貴族墓數十座,也有一部分稍晚的楚國貴族墓,證明了應國為楚國所滅的史實。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出土的一件鷹形玉佩更加令人振奮,專家分析,在我國早期的象形文字中,“鷹”和“應”是同一個字,這個考證說明,出土的鷹形器物證明應國就在此地,后來平頂山市的別稱“鷹城”即來源于此。

故宮博物院的鎮館之寶中

還有一個“大捐家”張伯駒

要說捐獻文物,河南人手筆最大的捐獻,非張伯駒莫屬。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平復貼

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鎮院之寶里,有一幅西晉詩人陸機的《平復貼》。這是傳世年代最早的名家法帖,也是歷史上第一件流傳有序的法帖墨跡,有“法帖之祖”“中華第一帖”的美譽。不僅有宋徽宗題簽和璽印,紙尾還有董其昌、溥偉、等人的題跋。

這樣一幅價值連城的名帖,是周口人張伯駒無償捐獻給故宮博物院的。

張伯駒生于項城的一個官宦家庭,年輕時,他和張學良、袁克文等人并稱“民國四公子”,曾任故宮博物院專門委員、中央文史館館員等職務。他一生愛好文藝,和妻子潘素收集了大量古字畫。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1949以后,夫妻倆踏上了一條文物捐贈的路。1952年,張伯駒先是將隋代展子虔的名畫《游春圖》捐給故宮博物院,為購買這幅畫,他曾賣掉了自己的家宅,又變賣潘素的首飾。

張伯駒知道毛澤東酷愛李白的書法,1956年,他把珍藏的李白真跡《上陽臺帖》贈予毛澤東。毛澤東收到墨寶后,給張伯駒寫信:“感謝張伯駒先生的美意。這樣的墨寶我個人不能要,但我很喜歡,借我看幾天,然后放到故宮博物院去。”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上陽臺帖

與此同時,同時,夫婦倆又將所藏晉陸機《平復帖》,唐杜牧之《張好好詩》,宋范仲淹《道服贊》,蔡襄自書詩冊,黃庭堅草書卷,宋吳琚雜書詩帖、元趙孟兆頁章草千字文,元俞和楷書,共8件稀世珍寶捐給國家,分文不取。

故宮博物院頂級書畫,近一半乃張伯駒所捐。但即便這樣,這個被啟功稱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天下民間收藏第一人”的河南老鄉,晚景卻格外凄涼:1957年“反右”開始后,他被打成了“右派”、“現行反革命”;之后,被“發配”到吉林舒蘭進行勞動改造,因年齡大不能勞動被拒收;只好回到北京,原來的大宅院早已被人占據,老兩口只好蝸居在一間10平方米的小屋內。一無糧票二無戶口,只能靠親朋的接濟度日。

故宮和一個河南農民,何剛獻了多少寶?豫記

晚年的張伯駒、潘素夫婦

更可悲的是,1982年2月,張伯駒突患感冒住進北大醫院,被安排在一個八人間的病房內。病房人多嘈雜,既不利休息,又易交叉感染。其妻潘素向醫院申請,想轉到單人間。但被醫院拒絕:張伯駒不夠級別!過了兩天,張伯駒感冒轉成肺炎。2月26日,張伯駒撒手西去。

張伯駒死后,有人跑到北大醫院,站在大門口叫罵:“你們醫院知道張伯駒是誰嗎?他是國寶!你們說他不夠級別住高干病房?呸,我告訴你們——他一個人捐獻給國家的東西,足夠買下你們這座醫院!把那些住高干病房的人,都扒拉一遍,看看哪個的貢獻,能趕上張伯駒?”

(圖片來源于網絡)

豫記,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糧!

熱搜:河南,農民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