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網約車安全和市場機制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8-05-13 08:54|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搜狐

網約車安全和市場機制

編者語:

安全并非是一種自動勝過所有其他價值的絕對價值。無論消費者偏好什么樣的價值,要靠市場機制去得出答案。對市場的干預措施不僅可能導致消費者被迫接受他們所不需要的產品性能,甚至連預想的某種特定目標也不一定能很好實現。敬請閱讀。

文/禪心云起

正如經濟學家吉恩·卡拉漢所指出的那樣,就消費者評價而言,安全并非是一種自動勝過所有其他價值的絕對價值。如果人人開著價值百萬美元的裝甲車上路,或者人人都被迫以每小時幾公里的龜速駕駛,那么道路的安全系數,就會得到明顯提升。

頭腦正常的人,不會提出這些建議。光這一事實就表明了:即使最頑固的消費者保護分子也認識到,安全必須和其他因素放在一起考量。產品(服務)不可能也沒必要“絕對安全”,而只要用戶本人認為“足夠安全”就可以了。

具體到網約車的情況,同樣無法假設消費者追求的是絕對安全保障。選擇網約車的顧客追求絕對安全嗎?他們多半意識到網約車司機以兼職或業余為主。是否應該從絕對安全的角度,對順風車目前這種社交模式給予批評呢?當然允許批評,但批評者也不能排除:也許有很多人寧愿放棄絕對安全,而更在乎陌生旅伴帶來的新鮮旅途體驗。

如何發現消費者需求?

消費者需求并非只有一個維度。對于諸如方便、舒適、效率、安全等等無數價值的選擇權衡,構成了最后的消費者需求。在一個沒有管制束縛的自由市場中,通過滿足消費者需求來獲取利潤,是每個企業家的愿望。

那么,企業家會在什么情況下會尋求改進安全呢?

假設一種產品(服務)A的市場處于某種均衡狀態,恰巧所有廠商的產品A有著同等安全性能,而所有廠商折現后收入已接近成本,且成本降到盡可能低的水平。這時,唯有打破均衡,才可能有任何安全性能的改進。

這就意味著,企業家充分發揮想象力,采納改進A產品安全性能的一項新計劃要滿足的條件是,計劃所致消費者評價提升而增加的收益,至少要高于執行計劃所帶來的成本。通俗來講,就是要有一定把握認為,消費者愿意用手中鈔票覆蓋增加的成本。這也就意味著,可用于該計劃的某些生產要素,先前未得到充分利用或相關的知識尚未產生,這些要素在價格上尚未匹配其可能創造的價值。

生產要素投入和最終消費品之間的這種價差,為企業家實現利潤創造了機會。企業家可以購買這些被低估的資源,用它們來創造售價高于成本的產品。有充分理由猜測,某些企業家在對利潤源頭無止境的追求當中,會意識到這一價差的存在,并抓住機會利用之。

市場過程并不能保證一切這類機會都能被牢牢抓住。然而,盈虧機制以外別無任何可行機制可以抓住這些機會。“隨機摸索、試試碰碰”的方法,就算偶爾可以得到“正確結果”,可又要如何驗證這一點呢?

故企業家可以根據其決策能否盈利的市場機制,判斷他們是否估對了消費者需求。

怎樣看待干預政策?

那么對于消費者而言,政府確保產品安全的努力是可行和必要的嗎?

難以說是可行的。因為政府會遇到難以逾越的障礙,亦即缺乏手段來估計消費者在安全、成本、便利和其他產品特性之間愿意做出怎樣的權衡。

如果政府介入A產品的生產標準,強制執行某個特定功能,反而會破壞這種有助于我們發現消費者是否真正需要這項功能從而自愿承擔成本的機制。

一旦政府強制A產品必須具備某項持定功能,消費者就必須為之付費,而無論他們情愿與否。這樣一來,也就沒人能判斷出,消費者本身是否認為這是一個合理權衡,因為他們再也無法在具備這項功能的A產品和不具備這項功能的A產品之間,通過選擇來表達他們的偏好。

此外,政府在強制某種安全性能時,無法保證就一定會令我們更加安全,因為它可能忽略另一個更重要的安全因素。比如政府在食鹽中強制加碘能確保我們的健康安全嗎?或者在供飲用的自來水中強制加氟化物能確保我們的健康安全嗎?研究表明,這些在某些國家實行多年的強制措施,可能會帶來其他的安全隱患。

但如果把這些問題留給市場解決,就好辦得多了。消費者可以根據本身情況或家庭醫生的建議,自行選擇加碘或不加碘的鹽,或選擇具有某項功能(比如添加氟化物)的凈水設備。

在順風車的情況下,強制關閉互評功能會增加安全性嗎?同樣無法草率假設,拼車各方在完全互不了解的情況下,安全系數必然會得到增加(請注意司機本身也有被懷有歹意的乘客劫殺的風險)。省事方法就是把這項服務功能徹底關閉。但因噎廢食又豈能算是好的解決思路?

有人會說:“我沒時間研究我購買的每件產品的安全性能,而政府可以雇人來全職做這項工作。”

這句話前半句當然是對的。如果每個消費者都完全靠自己來確定產品的安全性,那么考慮到每個人有限的時間和精力,那么這個世界將充滿風險。后半句話則是錯的,因為它隱含著:如果政府不履行這一職責,那么也就沒人能夠做到。

政府提供產品安全信息也是不必要的。自由市場有不少機制可以確保更加有效而可靠的安全信息提供。而且市場還有一個最明顯的優勢,即是否在決策中使用這些機制,悉聽消費者尊便。也許我不在乎我得到的服務看起來有多么安全,假如這項服務不能滿足我的其他需求。在那種情況下,憑什么我就該被迫替我不感興趣的安全標準付錢呢?

另一方面,政府提供的“免費”安全信息或強制性安全標準都是同樣是有代價的。問題在于,無論我們是否愿意,都要為此付出代價(繳稅或被迫承擔其不利后果)。

安全信息的市場提供

一個市場不受政府干預的世界。究竟是怎樣保護消費者免受“不安全產品(服務)”的侵害呢?

頭一類信息來源是不受限制的新聞媒體,比如報刊的消費者版面或專門的消費者出版物。再就是保險公司。因為它們在產品安全法律訴訟后可能要支付賬單,保險公司對于檢查產品安全性有特別的興趣。

生產商還可以雇用私營產品檢測機構來做檢測認證(比如著名的美國保險人實驗室)。這類私營機構的存在,依賴于這樣的事實:大多數企業認為讓顧客死掉不利于自己,既因為這往往帶來壞名聲,也因為所有市場營銷研究一致顯示,死人的消費激情遠遠不如活人。

有人會擔憂:檢測機構欠某個大客戶人情,在測試該客戶產品時就不那么盡心和嚴格。但是,以這種擔憂替政府的強制性安全標準辯護,至少在兩方面存在缺陷。

首先,這個理由簡單假設政府機構人員會免于這種受收買的困擾,而公共選擇經濟學早揭穿了這種看法。

其次,它忽略了這樣的事實:競爭是消費者最好的朋友,無論在哪個領域。

在一個不受干涉政策妨礙的純粹自由市場中,如果一家機構(無論是產品服務提供商還是質量檢測認證機構)表現得有失水準,競爭對手就有機會通過指出這一點來吸引顧客并從中牟利。

換言之,公司產品最重要的安全信息來源,就是其競爭對手。沒有其他哪家機構,會像你的競爭對手那樣去研究你的產品,并運用廣告等等宣傳手段,把相關種知識播給消費者。正是市場競爭的壓力,迫使每家企業都去不斷完善服務來滿足消費者需求。

人們對安全風險的容忍度各異,對風險活動有什么好處,看法也各不相同。政府的安全規定,以一刀切的眼光來對待這種權衡,不過是試圖讓某些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人,替代廣大消費者做出選擇罷了。

市場受破壞的情況

如果你發現某家公司(比如某家網約車平臺)的產品(服務)體驗不佳、或某項性能(比如安全)廣受詬病,明顯“不能讓群眾滿意”。那你要怎么辦呢?

實際上,這時有一個大好的盈利機會就擺在你面前。你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企業家才能,比如成立一家新(網約車)企業,以你更好的想法或承諾(比如給網約車設計一個“恐慌報警按鈕”)吸引投資并與之競爭。如果原先這家公司不能免除人們(安全上的)顧慮,那么消費者就會把手中鈔票轉投給你。

但在現實中,你可能并不會這樣做,因為你意識或預見到,一旦你成立了新企業,立足尚未穩,各種層出不窮的監管手段,在易受特殊事件激發的洶洶民意下,已如雨點而至。你疲于招架,最終只能敗下陣來。而成熟大企業,由于長期和監管部門或新聞媒體打交道,則公關有方、游刃有余,更能擔負起監管成本,甚至可能參與法規制定。實際上,不少人呼吁的各種干預和監管政策,反而給越來越缺乏改進動力的獨大企業筑起了護城河,使之免于你和其他新企業的競爭。(完)

熱搜:安全,市場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