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編號“10101”:中國首個個體工商執照誕生記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8-05-12 13:42|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中新網

編號“10101”:中國首個個體工商執照誕生記

1980年12月,章華妹領到編號為10101的個體工商執照。這張執照見證了歷史。 新京報記者 林子 攝

工商執照“10101”背后 溫州擺攤少女的尊嚴史

開欄語

物以載情,物以載道。

物件和品牌的價值不只在商業,它更是種情懷,凝結著中國人的情感與記憶;也是一個個載體,承載著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巨大變遷。

林林總總的物件在令人們的生活由黑白變為彩色的同時,也蘊含了深刻而富有意義的改革話題。

沒有住房制度破冰,就不會有第一棟商品住宅樓;沒有消費方式革新,就沒有中國第一張信用卡的誕生;沒有民營經濟的春天,就不會有聯想電腦、TCL等品牌的橫空出世;沒有對外開放,也就沒有皮爾卡丹、松下、IBM進入中國……

即日起,新京報推出大型策劃專題“改革物語”,通過講述那些具有改革意義的物件與品牌的故事,展現它們在整個改革開放背景下的改革歷程,以及未來的改革之路。

在車水馬龍、郁郁蔥蔥的溫州市人民西路254號,溫州市華妹服裝輔料有限公司牌匾下,藍底白字清楚標記著,這是“中國第一個個體工商戶”。

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正是全國第一份個體工商營業執照的持有者——章華妹。改革開放之初,她只是一個家里窮到幾乎吃不上飯,被迫擺攤做生意并備受冷眼的溫州少女。1980年12月,從一張編號10101的工商執照開始,包括章華妹在內的個體戶第一次擁有了尊嚴。

而對于溫州市工商局前副局長陳壽鑄來說,為包括章華妹在內的1844人發放全國第一批個體工商營業執照,也是他一生最為榮耀的事件之一。

改革開放將兩人的命運連在一起,也改變著此后千千萬萬經商創業的中國人。

睹物

章華妹:個體戶“持證上崗”第一人

她激動又惶恐。激動于有機會“抬起頭”做生意;惶恐于政策某一天發生變化,申請表上的每一筆都可能在日后給自己帶來麻煩。

1979年,溫州人章華妹17歲。兄弟姐妹7人,父母的工資加起來50塊錢,要養活一大家子。“實在是窮,爸爸建議我,不如做點小生意吧”。

為了糊口,章華妹在家門口前擺起攤子,販賣小商品,貴的有1毛5的兒童手表,便宜的有幾分錢的紀念章、橡皮筋。

在當時的溫州街頭,章華妹不是第一個生意人,在最繁華的解放北路,一整條街都是像她一樣擺攤的商販。

那時擺攤一個月可以賺十幾塊錢,和國企上班的員工差不多,甚至有時還能超過,但在外人眼中,她依舊是“投機倒把”的商人,備受歧視。章華妹回憶,曾經有朋友和同學知道她擺攤后,“從路口迎面走來,就會走到馬路另一邊”。

除了被人看不起,最擔心的是被“打擊投機倒把辦公室”的人沒收商品,甚至抓進去。

1980年,改變章華妹命運的齒輪緩緩轉動。這一年,溫州開始試發行個體經營營業執照。

“你們現在可以去市工商局填申請表,領張營業執照,以后就不查你們的攤子”,章華妹還記得那個炎熱的夏季,7月的一天,有幾個政府工作人員來到她的小攤前,通知她可以申請“持證上崗”。

章華妹激動又惶恐:她擔心政策發生變化,申請表上的每一筆都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可是,能光明正大“抬起頭”做生意的吸引力太大了。最終,她帶著已經拍好的個人照,填了申請表。

當年12月11日,章華妹被通知來到市工商局,從時任工商局個體經濟管理科科長陳壽鑄手中領回了一張營業執照。

“工商證字第10101號”,這是章華妹領回的營業執照上,用毛筆書寫的字樣。執照上還標明了領證人信息,包括“姓名:章華妹;地址:解放北路83號;生產經營范圍:小百貨;開業日期:1979年11月30日”。

這份加蓋著溫州市工商局鮮紅印章的證書,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后的第一張個體戶營業執照,象征著章華妹成為了全國首批1844戶“持證上崗”的個體戶中的第一人。

探物

陳壽鑄:第一張執照是用鉛筆和尺子畫成

陳壽鑄,79歲,溫州個體戶管理辦法改革的直接推動人和見證人。1980年12月,陳壽鑄親手將全國第一張個體工商營業執照交到章華妹手中。此后,個體商戶數量在溫州乃至全國出現井噴式增長。

上世紀60年代,陳壽鑄剛進入溫州市工商局工作不久,“文革”開始了。滿腔熱血希望在事業上有所作為的陳壽鑄,發現“幾乎沒有什么工作可做”。這種局面持續了十年。

1976年底,“文革”結束,百廢待興,包括陳壽鑄在內的一批老同志重新聚在一起,希望發揮能量。此時,大批青年紛紛從邊疆回到溫州,與此同時,工廠停工導致的失業工人、大量高中與大學肄業生也走到社會上,一時間,許多人為了生存做起小生意。

陳壽鑄回憶,起初,溫州查得很嚴,還提出了“苦戰三年摘掉資本主義帽子”的口號,經常有小商販被帶走拘留,商品被沒收。

“那時候我們是‘唯公主義’,公家的就是對的,個體的不能做,但我們真的打擊、取締個體戶之后,結果和我們預想的不一樣”,陳壽鑄說,當時溫州不僅市場蕭條了,人民因為不能做生意,吃不起飯,開始罵執法人員是“小日本鬼子”。

包括陳壽鑄在內的工商局老干部們開始思考:取締個體戶是對的嗎?

正在他們感到困惑時,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由此引發了一場關于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

老干部們恍然醒悟,決心不再一味遏制市場,執法人員開始站在路口吹哨子。“吹哨子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我們來執法了,你們快跑吧。其實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管理。”陳壽鑄說。

在溫州個體戶們與工商局的周旋中,改革開放悄然來臨,春風緩緩吹到了溫州。

197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我國第一個有關發展個體經濟的報告:“各地可根據市場需要,在取得有關業務主管部門同意后,批準一些有正式戶口的閑散勞動力從事修理、服務和手工業者個體勞動。”

陳壽鑄回憶,當時大家一收到文件通知,就清楚改革的閘門已經拉開。但個體戶具體要怎么批準,批準到什么程度,尚無細則。絕大部分地區都在等文件進一步出臺。

就在此時,一起突發事件震動溫州:執法人員吹響的哨聲,讓一名個體戶因過于驚懼心臟病發而亡。

失業人群龐大、個體戶數量不斷增多、矛盾日益尖銳的溫州,等不起下一份中央文件的抵達了。

作為當時的市工商局個體經濟管理科科長,陳壽鑄在調查中發現,溫州1400戶個體戶中,96%都是沒有工作的人,不做生意就活不下去。

如何讓個體經營變成這些人的正當職業?陳壽鑄向局長提出,溫州可以嘗試發放個體營業執照,局長頗感欣喜,聽到匯報的副市長們也很激動。只是,如何與其他部門協調成為了新的門檻。

最大的反對聲來自于工業管理局、商業局等業務部門——他們下屬企業基本都是國企,擔心個體戶一旦壯大,沖擊自己的部門。為此,陳壽鑄在得到副市長的首肯后,一家一家地做工作,業務部門最終配合。

個體營業執照應該長什么樣?40年前的陳壽鑄在辦公室靈光閃現,照著已有的企業營業執照,用鉛筆和尺子畫了一張,他偷偷到印刷廠按照這個樣本排版,印了2萬份。

1980年10月,全國第一批個體營業執照在溫州市松臺街道開始試點,申請人數超過2000人,在核對信息,剔除有正當職業的申請者之后,實際發放1844份。陳壽鑄每天拿毛筆填寫80份執照信息,其中包括后來發到章華妹手中的那張。

盡管溫州開創了先例,但這種行為在當時的環境下仍然容易被質疑成“搞資本主義”。陳壽鑄多次被人舉報到國務院,國務院派調查組來溫州調查情況。

“我一直都堅持一個觀點,我們沒做錯!”陳壽鑄當時向調查組解釋,溫州發了個體戶營業執照,流動群眾做生意合法化,群眾基礎穩定了下來,市場也蓬勃發展,“從改革效果來看,溫州沒有做錯。”

當時不少人覺得陳壽鑄會“惹麻煩”,而他最終安然“過關”,沒有受到任何處理。

得到許可后,溫州的個體經營市場蓬勃發展。第二年,陳壽鑄和他的同事們發放了3萬份營業執照,第三年發放數量則超過了10萬份。

開物

新時代的創業挑戰

做生意成為簡便的事。而把生意做好則成為不那么容易的事。

章華妹的命運從領到營業執照那天開始就出現了轉變。

在成為“正經的”生意人后,章華妹一家干脆把房子改造成了一間幾十平米的小店鋪,這個店鋪成為章華妹及其家庭第一份正式的“事業”。

在此后的將近十年中,章華妹歷經了作為溫州第一代創業者的“商海浮沉”。她的主業多次更迭,生意有起有落,而少女時期的貧困記憶早已遠去。早在2002年,她就在溫州購入了一套200平米的房子。

如今,年近60的章華妹是“華妹服裝輔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主要從事中高端紐扣批發,生意好時一年能有幾十萬利潤。

對于如今的創業環境,章華妹最大的體會在于小細節:當初自己填寫信息需要到市工商局領取表格,政府部門則需要到街道辦核查信息的準確性,現在這些事早就能在網上“一鍵辦理”,做生意成為簡便的事。

而把生意做好則成為不那么容易的事。幾年前,章華妹嘗試進行“觸網”,但收益平平。

章華妹的兒子余上京出生于1986年,現在的他是溫州新一代的創業者。余上京曾和朋友合伙辦過網游公司,開過咖啡廳,現在他選擇回到家中接手母親的公司。

新時代有新時代的挑戰。與母親作為第一代個體創業者所經歷過的“能不能做”的煩惱不同,余上京的創業煩惱,在于怎樣從眼前這個充分競爭的市場中勝出。

2014年9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公開發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雙創”一詞由此開始走紅。

此后,我國不斷推進商事制度改革,注冊資本認繳制、先照后證、年報公示制等新舉措鋪開。

去年7月,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通過《關于強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發展的意見》,提出要建設全國統一的電子營業執照管理系統;推動國家出資的基金設立扶持早中期、初創期創新型企業的創投基金。

在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看來,小微企業創業資本少,風險承受能力也比較低,而國家近年來給小微企業“真金白銀”的實惠和不斷簡化的流程,無疑將為“雙創”注入新動力。

“那時,很多人嚇唬不用功的孩子常說‘瞧你這孬勁兒,再不用功,就讓你到街上練攤兒,當個體戶去!’

那時候我們是‘唯公主義’,公家的就是對的,個體的不能做。但我們真的打擊、取締個體戶之后,結果和我們預想的不一樣。”

新京報記者 林子 新京報制圖/高俊夫

熱搜:工商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