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中興“被禁”:陣痛后如何“芯生”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8-04-24 13:30|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中國經濟網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曹煦 | 北京報道

責編:陳惟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16期)

對8萬名中興通訊(000063.SZ)員工,以及更多中國ICT(信息和通信技術)產業從業者而言,4月16日晚間從大洋彼岸傳來的消息讓他們無眠。

當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并對中興通訊處以3億美元罰款,理由是中興違反了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制裁條款。

4月17日,美國監管機構又下指令,禁止移動運營商使用聯邦補貼購買中國企業生產的任何電信設備,包括華為和中興通訊在內。

“禁售”消息傳出后,中興通訊A、H股均宣告緊急停牌。多家基金公司公告下調中興通訊估值達到20%。中興通訊官方稱,公司正在全面評估此事件可能產生的影響,與各方面積極溝通及應對。

中國商務部在4月17日給出回應:將密切關注事態進展,隨時準備采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中興通訊,這家成立于1985年的老牌通信廠商可能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經營危機。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在發給全體員工的內部信中說:“在這樣艱難的時刻,希望大家堅定信心,團隊一直在攻克難關,公司也在積極溝通,并做出最大努力,來促進危機的解決。”

另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中興內部獲悉,中興目前正在向美國商務部申請就禁止出口令的部分內容提供解釋性指導;此外,中興及其子公司和關聯企業已全面停止涉及受美國《出口管理條約》管制產品的所有交易和業務往來,并等候進一步指示。

在中興被禁背后,大國博弈下的中國芯片產業,需要盡快走過陣痛,迎接新生。

龐大的市場并未換來真正的技術

芯片,又稱微電路、微芯片、集成電路,指內含集成電路的硅片,體積很小,卻是手機、計算機或其他電子設備的核心組成部分,可以說芯片就是電子設備的“大腦”。

芯片是信息時代的“基石”,而芯片產業則是一個國家高端制造能力的綜合體現,是各國參與全球高科技競爭的戰略制高點,背后蘊藏的是巨大的商業價值和國家利益。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芯片消費市場,但長期以來集成電路嚴重依賴進口,貿易逆差持續擴大。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統計,2017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金額達2601.4億美元,同比增長14.6%,超過石油進口額成為最大宗進口商品,同期集成電路出口金額僅為668.8億美元,同比增長9.8%。

在強大的芯片進口需求中,美國是我國重要的芯片進口國。商務部去年發布的《關于中美經貿關系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出口的15%的集成電路都銷往中國。

中興“被禁”:陣痛后如何“芯生”

中國市場也早已占據美國芯片巨頭的半壁江山。高通(Qualcomm)2017財年在中國大陸的營收為145.79億美元,占到總營收的65%。另一家存儲芯片巨頭美光(micron)2017年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營收達104億美元,占其總營收的51%。

然而龐大的市場并未換來真正的技術。中國在芯片、元器件領域仍然較為弱勢,國內半導體產業更多集中在后端工藝,但對上游基礎原材料、半導體設備以及核心元器件,如射頻、FPGA、高速數模轉換、存儲等多個核心芯片技術仍掌握在國外廠商手中。

有分析指出,在終端基帶芯片上,還有聯發科和展訊等中國企業參與競爭;但在服務器芯片層面,美國供應商一家獨大;在通信網絡的核心光芯片層面,主要以美國供應商為主。

技術瓶頸反映到全球半導體市場的版圖中就是中國企業的競爭力不足。目前全球77%的手機是中國制造,但其中不到3%的手機芯片來自中國;全球54%的芯片都出口到中國,但國產芯片的市場份額只占10%。

市場調研機構IC Insights發布的報告顯示,目前全球半導體市場規模達到4385億美元,前十大半導體廠商(三星、英特爾、SK海力士、Micron、博通、高通、德州儀器、東芝、英偉達和恩智浦)占據了整個市場58.5%的份額,這其中并沒有出現中國廠商的身影。

以中興為例,其有多達數十家美國芯片供應商,中金公司分析師稱,中興的手機芯片、基帶芯片、射頻芯片、存儲芯片、手機玻璃、光學元件等核心零部件都來自美國的高通、博通、英特爾、美光、甲骨文、康寧等科技巨頭,短期內幾乎無法找到能保持相同競爭力的替代產品。

中興“被禁”背后,折射出“中國芯”的短板。中國工程院院士鄧中翰表示,在對穩定性和可靠性要求很高的通信、工業、醫療、軍事國防、航空航天等領域的應用中,國產芯片距離國際先進水平差距較大。尤其是一些技術含量很高的關鍵器件,還完全依賴進口。

芯片國產化進程需加速

以中興為代表的中國科技企業,陣痛之后如何迎來新生?

事實上為了根治中國制造的“芯痛”,中國政府早已行動起來。2014年6月,國務院發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推進綱要》,從政策上完善落實一系列支持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措施,并設置了分階段目標。

2014年9月,一期規模為1380億元人民幣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成立,第一次以市場化投資的形式推動該產業,改變了過去稅收土地優惠、研發獎勵等傳統補貼方式。

截至2017年11月,基金累計有效決策62個項目,實際出資794億元。基金在制造、設計、封測、設備材料等產業鏈各環節進行投資布局全覆蓋。在該基金的帶動下,多個地方政府成立了子基金,合計總規模超過3000億元。

專注TMT領域投資的旭輝資本董事總經理韓琳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集成電路行業具有重資本、高技術的門檻,需要長期持續性的高資本投入,投入產出周期非常長。從長期看,此次事件將促使國內企業加快前沿技術研發和薄弱環節突破,在5G技術、高速光電芯片、通信芯片等領域,加速占領技術高地和實現國產化替代。

川財證券認為,中興事件再次給大陸芯片行業敲響了警鐘,芯片國產化進程需加速。國內芯片設計和生產廠商有望加大自主研發、經費投入和人才引進力度,并做好專利保護等相關措施。

資本市場已經對國產芯片的“潛力”給予了熱切回應。4月18日,A股上演了國產芯片概念股漲停潮。盈方微、文一科技、天邑股份、深科技、紫光國芯、大唐電信、必創科技、北方華創等19只個股漲停。

通信行業資深觀察人士項立剛表示,美國對中興通訊的制裁,確實會對中興通訊產生負面影響,但馬上面臨直接損失的也會是美國公司,中小公司可能會面臨滅頂之災,高通、英特爾這樣的大公司如果失去中興通訊這樣的大客戶,對于它們來說也不是一個好消息。

熱搜:中興 收藏
adl02
圖文熱點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