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醫療保險與流動人口社會融入:來自商業保險的證據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8-04-15 06:36|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搜狐

陳璐 王金旭 范紅麗

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是指流動人群在流入地經濟、社會和心理等多個維度的互相配合、互相適應,其意愿、過程和結果折射出他們在流入城市的生存環境,昭示著社會轉型過程中流動人口是否獲得公平、公正的待遇,體現了我國“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流動人口在流動過程中面臨的眾多風險及不確定性阻礙著他們在流入城市的社會融入速度和程度,其中以健康風險最為突出。醫療保險作為轉嫁健康風險帶來的財務負擔的重要手段,能夠從增強醫療服務的利用率和質量、改善生活方式和健康行為、降低預防性儲蓄從而促進食品等消費支出三個方面提高被保險人的健康水平。截至2015年末,我國基本實現全民醫保,在2.45億流動人口已經普遍擁有基本醫療保險的基礎上,如何發揮商業醫療保險對于社會融入的作用就成為本文所關注的核心問題。

一、文獻綜述

國內學者對于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研究開始于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主要集中于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概念界定、指標衡量和影響因素三個方面。第一方面研究關注社會融入的概念界定,強調社會融入經歷相互隔離、對立排斥和兼容合作三個階段,涉及經濟、社會、文化和心理等多個維度。第二方面研究關注社會融入的衡量指標,有的使用單一指標,有的將社會融入劃分為經濟融入、社會接納、文化交融和心理認同等多維指標,還有的從不同維度,采用因子分析、等權相加等方法構造綜合性的社會融入指數。第三方面研究關注影響社會融入的因素,現有研究多從人口特征、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視角進行實證檢驗,其中有的研究把社會醫療保險作為一個影響融入的控制變量。此外,還有一類研究是從流動人口居留意愿角度,研究發現社會醫療保險能夠提高流動人口在流入地的居留意愿。在現有研究中,把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影響作為核心問題進行研究的文章非常少,秦立建和陳波(2014)基于國家衛計委2010年農民工城市融入專項調查數據,研究表明社會醫療保險對農民工城市融入具有積極促進作用。

因此,現有研究成果雖然得出醫療保險有助于促進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但集中關注社會醫療保險,且多是將社會醫療保險作為控制變量,缺乏以商業醫療保險為視角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影響的研究。

二、數據和計量模型

(一)數據來源和變量選取

本文的數據來自國家衛計委“2014年全國流動人口監測調查”,研究涉及的社會融入相關變量均來自2014年開展的“社會融合與心理健康個人問卷(C)”專題調查。

我們選取數據庫中26個變量,采用因子分析方法構建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7個指標,進而形成經濟整合、社會參與和心理認同三個維度,在此基礎上計算出流動人口社會融入水平得分(見表1),最終得到“綜合社會融入指數”變量來反映流動人口總體社會融入的現狀和水平。

醫療保險與流動人口社會融入:來自商業保險的證據

關于控制變量的選取,梳理現有文獻我們發現影響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因素大致可以分為四類:第一類是人口學與家庭結構變量;第二類是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變量;第三類是就業、收入和社會保障變量;第四類是與流動相關的變量。進行歸納、總結和分類后本文選取三個方面的變量:人口學變量包括受訪者的出生梯隊、性別、自評健康、子女數量;社會經濟變量包括受訪者的教育程度、工作性質(單位性質和勞動合同)、職業培訓、戶籍和社會養老保險;流動特征變量包括流動人口的遷移年限和遷移距離。

(二)模型設定

1.處理效應模型(Treatment Effect Model,TEM模型)

個體是否購買商業醫療保險可能受到人口學特征、健康水平、社會經濟狀況等眾多因素的影響,這一復雜的決策過程并不是隨機選擇的外生事件,存在著明顯的“自選擇(Self-Selection)”效應,具有一定的內生性。處理效應模型(TEM)能夠消除商業醫療保險存在的選擇性偏差和內生性問題,該方法綜合考慮可觀測因素和不可觀測因素對商業醫療保險和社會融入的影響,直接估計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邊際效應。

2.分位數回歸

處理效應模型的回歸能夠考察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度的均值影響,在此基礎上,我們進一步使用分位數回歸方法,考察在不同社會融入度分位點上商業醫療保險的影響程度。為了嚴謹考察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影響,在分位數回歸方法中我們將處理效應第一階段獲取的商業醫療保險的預測值代入第二階段分位數模型,以控制內生性,并分析不同社會融入水平分布區間上商業醫療保險作用的差異。

三、實證結果分析

(一)基礎分析

基于處理效應的回歸結果表明,流動人口購買商業醫療保險能夠顯著提高其綜合社會融入水平。可能的解釋是商業醫療保險能夠為流動人口提供醫療服務所需的財務支持,有效降低流動人口的健康風險,提高流動人口的健康水平,從而提高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水平。此外,處理效應模型對應的風險函數(Lambda)估計系數為﹣0.4177,且在1%水平下顯著,說明流動人口購買商業醫療保險確實存在自選擇偏誤,表明處理效應模型的估計結果更為嚴謹和準確。

在商業醫療保險對不同社會融入維度影響的回歸結果中,商業醫療保險顯著提高流動人口的經濟整合水平,促進社會參與,增強對流入地的心理認同感。但對三個維度的影響程度并非整齊劃一,其中對社會參與的影響最大,經濟整合次之,心理認同的影響最小。

(二)異質性檢驗

流動人口不是一個同質的群體,而是包含多種具有多元化、復雜性的群體。不同的流動人群擁有的經濟和社會資源存在差異,故在流入地的社會融入途徑、速度和程度等方面也會不同。為了對結構性差異進行細分,本文進一步區分不同流動模式人群、不同性別和教育程度人群,利用處理效應模型檢驗商業醫療保險對綜合社會融入水平的影響。

在考慮內生性情況下,商業醫療保險會顯著提高城—城流動人口和鄉—城流動人口的綜合社會融入水平,但對來自鄉村的農業戶籍流動人群促進作用更為明顯,是城—城流動人口的2倍以上。與女性相比,商業醫療保險對男性社會融入水平的正向影響更大。此外,我們將人力資本界定為正規的受教育程度,并區分為低、中和高教育水平,進一步檢驗商業醫療保險對社會融入水平影響在不同人力資本之間的差異。回歸結果顯示,相較于高教育程度,購買商業醫療保險對中低教育程度的流動人口產生更大的正向融合影響。

(三)進一步探究

以上研究檢驗的是流動人口社會融入變量的條件期望,下面我們將進一步從不同分位點刻畫更為細致的條件分布,探究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水平影響的分位數效應,使研究更加全面和深入。在對于總體樣本的回歸中,商業醫療保險對社會融入存在正向影響,但在不同分位點上,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綜合社會融入的影響效果存在差異,該正向促進效應隨著融入水平的提升而增大。對于區分不同融入維度的分析表明,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的經濟整合、社會參與和心理認同的正向促進作用也是隨著三個維度的分位點的增加而增強,與綜合社會融入水平的規律保持一致。在區分子樣本的異質性分析中,商業醫療保險對社會融入水平的影響基本呈現上升趨勢,與總體樣本的規律保持一致,這也說明我們的結果是比較穩健的。

四、結論與建議

本文基于國家衛計委2014年流動人口社會融入專項調查數據,利用因子分析方法構建綜合性的流動人口社會融入指標,采用處理效應和分位數回歸模型,檢驗了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水平的影響。研究發現:

第一,總體而言,商業醫療保險顯著提高了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水平,對經濟整合、社會參與和心理認同三個社會融入維度產生顯著的正向作用,但影響的大小存在差別;

第二,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影響存在異質性,對鄉—城流動人口、男性流動人口和低人力資本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水平正向影響更為明顯;

第三,商業醫療保險對社會融入的影響存在分位效應,隨著社會融入水平分位點的提高,商業醫療保險對流動人口在城市的社會融入正向效應顯著增強。

我們的研究表明大力發展商業醫療保險能夠促進我國流動人口在城市的融入水平,有序推進城鎮化,對提高城市化質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一方面,從宏觀經濟布局角度對商業醫療保險精準定位,進一步發揮商業醫療保險的補充作用,做好與基本醫療保險的銜接;另一方面,從微觀角度,流動人口群體構成相對復雜多樣,需要根據不同人群當前醫療保險現狀和需求特點制定針對性的解決措施,尤其關注鄉城流動群體、女性和教育水平較低的流動人口。商業醫療保險可以充分發揮其靈活性和個性化特點,根據流動人口的特點設計產品,與基本醫療保險形成互補,滿足流動人口不同層次的醫療保障需求,提高其實際的醫療保障水平,更好的增加流動人口的城市歸屬感,提高流動人口的社會融入度,深入推進包容和可持續發展的城鎮化。

摘自《保險研究》2018年第2期

陳璐,博士,教授,南開大學金融學院風險管理與保險系,研究方向:衛生經濟和醫療保障;王金旭,碩士研究生,現供職于天津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研究方向:醫療保險;范紅麗,博士研究生,現為山東財經大學保險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醫療保障。

醫療保險與流動人口社會融入:來自商業保險的證據
熱搜:醫療,保險,社會,商業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