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冠豪高新,顛覆還是倒下?

http://www.iatpwl.live|時間:2018-04-14 09:58|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中國經濟網

我所在的公司也在實施電子發票項目,一方面,電子發票無法造假,還大大方便了客戶;另一方面電子發票給企業減少了成本——發票的價格并不便宜,我公司一年用于購買發票的支出超過600萬元,如果實現一半的發票替代率,就能減少300萬元的支出。

因此,電子發票的普及速度非常快,各行業都在快速推進,再過幾年,00后們到了工作崗位上,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紙質發票了。

這么利國利民的好事,無論是企業還是客戶都拍手叫好的事,應該廣受歡迎吧?非也,有一個行業哀鴻遍野,那就是做發票紙的。比如冠豪高新(600433.SH)

多年以來,發票的紙張供應商們似乎在經營一個護城河極深的行業——無碳紙,相對于紙張的其他細分行業,可觀的毛利率、穩定的客戶和無需操心的增長率,都成了企業業績增長的原動力。

隨著國家的稅收監管越來越嚴格,躺著數錢的發票紙供應商們做夢也沒想到電子發票的橫空出世。電子發票本是電商企業為了配合稅務監管提出的解決方案,通過系統間的對接實現在線商戶的應納稅所得額的監管。無心插柳柳成蔭,本來是電商企業的解決方案,而使用電子發票最上心的卻是傳統企業。

在互聯網時代,一個行業革命性的創新,一不留神就摧毀了另一個行業。

面臨業績拐點

2018年3月19日,冠豪高新公布2017年年報: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0.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8.39%;實現凈利潤4515.39萬元,較上年同期減少56.57%。

據介紹,公司無碳復寫紙產品廣泛應用于稅務、郵政、銀行、商業等各行各業。自1996年至今,被國家稅務總局、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選定為增值稅專用發票專用無碳復寫紙唯一供應商。自2000年至今,被國家郵政速遞局選定為EMS特快專遞專用無碳復寫紙主要供應商。

對于一個企業來說,這種VIP級別的待遇是一把雙刃劍。唯一的、主要的供應商帶來了超高的毛利和利潤,但是由于對大客戶的依賴度過高,對于未來的企業發展也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之所以20多年來沒有向其他領域轉型,可能是因為冠豪高新從不會想到它的客戶會破產吧!

在2014年以前,由于客戶群體固定,產銷量均衡,公司的營收、利潤都是十分穩健的。2015年起,冠豪高新營收開始了爆發式增長,但凈利潤不升反降。那么,2015年,公司發生了什么事?

當時,公司錯誤地判斷了市場形勢,進行大規模投資擴產能,導致了2015年業績下滑。在2015年的年報中,公司聲稱:借助營改增、電商崛起及彩票銷售旺盛機遇,鞏固重要客戶,拓展市場份額。

早在2012年,國家稅務總局在發布的《網絡發票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提到,國家將積極推廣使用網絡發票管理系統開具發票,并力爭在3年內將網絡發票推廣到全國。2015年,在很多領域都有了電子發票的案例。而那時的冠豪高新,對此毫無戒備,反而認為電商的發展將是自己的機遇。

雖然公司的毛利率、凈利率不斷下滑,2015年的凈利率甚至跌到了2.59%的低位,但在反思2015年的經營狀況的時候,公司在年報里認為是宏觀經濟的影響,甚至在傳統領域進行追加投資,并沒有充分意識到危機就在眼前。

2017年是宏觀經濟復蘇的一年,但冠豪高新卻迎來了近年來第二差的業績(僅好于2015年)和最差的毛利率,企業的業績拐點隱約可見。

從公司的營收構成來看,面向發票市場和快遞市場為主的無碳紙、熱敏紙占據了絕大部分,其中做發票的無碳紙毛利率在30%左右,小票打印用的熱敏紙毛利率只有10%左右。2015年起公司巨資進入的不干膠領域也開始有了一定的起色,但是不干膠的毛利率目前只有10%。從盈利水平來看,公司真正具有競爭力的核心產品只有無碳紙。

正在優化的資產結構

與不斷下滑的業績相比,冠豪高新的資產負債率在不斷優化。

應收賬款比例不高,壞賬風險不大。雖然營收暴增,但應收賬款的增幅比例并不太高,說明了公司的客戶回款率都很及時。在客戶欠款構成中,超過30%采用了應收票據,并且全部為銀行承兌匯票。銀行承兌匯票的特點是客戶對企業的欠款到期后,銀行會無條件兌付,因此是最安全的一種欠款。票據結算對客戶要求相對苛刻,這也說明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冠豪高新的壟斷地位還是不可撼動的。

庫存商品保持較好的區間。大部分生產型企業對于庫存的管理是個難題,尤其是營收增幅較大的情況下,如何把握安全庫存是對管理者的考驗。在產品轉型過程中,冠豪高新對庫存的管理仍然沒有失控。

固定資產方面,5年前,公司的固定資產只有4億元,支撐起9.5億元的營收;5年后,公司的固定資產經過2015年的投資擴產后,迅速增加到22億元,相對應22億元的營收。目前賬面的固定資產主要是2015年投資的生產基地,從營收情況來看,并沒有得到預期的產能釋放。

至于商譽,我一直認為,商譽是一種“劣質”的資產,商譽是因為企業并購溢價產生的賬面資產,根據會計準則不能攤銷,只能在發生減值跡象的時候計提減值準備。公司在2014年并購了一家條形碼打印廠家,產生了91萬元的商譽。在2017年計提了減值準備,雖然相對于企業的規模,這個金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從側面可以發現,公司在條形碼標簽領域的進展并不順利。

從資產負債表整體來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還是不錯的,公司也在年報上提出:淘汰處置低效資產,盤活生產輔助系統(能源系統、環保系統等)存量資產,推動資產與業務層面的合作,進一步拓展市場化服務業務,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逐漸萎縮的現金流

與上年相比,2017年的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降為7700萬元,減少了一半以上。僅銷售商品或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一項就減少了近1億元,由于通過資產負債表可以發現本年度新增欠款并不多,這說明相對往年,企業對以往年度的欠款清收乏力。

在收到的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里,發現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往年都有超過1000萬元甚至2000萬元以上的投標保證金現金流入,而2017年只有500萬元左右。這是否說明企業在傳統發票領域的控制力正在逐漸喪失?

艱難的轉型和面臨的風險

年報中,冠豪高新對于轉型也有規劃。公司認為,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創新,國內特種紙行業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細分品種,特種紙的潛在市場將會逐漸地被發掘,紙張將不斷獲得新的終端用途。

然而事實上,隨著國家級防偽驗證系統的普及,無紙化時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速到來,傳統的防偽紙技術也逐漸淪為明日黃花,冠豪高新當前掌握的核心技術很可能都會在不久的未來要被淘汰。雖然某些特殊領域的特種紙張還有一定的市場,但這個小眾市場是越來越萎縮的。如果把企業的未來押寶在這個領域是非常危險的。

這樣的大行業背景下,冠豪高新的轉型還能繼續進行嗎?從這個角度看,冠豪高新巨資研發的新技術,似乎押錯了方向。

公司的研發費用占營收的3%左右,對于一個傳統企業來說,這個比例尚可。但對于冠豪高新,這個比例已經相當危險了,因為目前公司依賴的都是瀕臨淘汰的技術,只有加大研發投入并且迅速轉化成經營成果才有未來。

如果公司不能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投入更多的精力進行全新產品的研發,趁著企業資產結構還不錯,當前的領域尚能盈利,去尋找新的護城河,將來在互聯網趨勢的滾滾洪流中,依賴于這些過氣的技術很可能會被市場徹底拋棄。

熱搜: 收藏
adl02
圖文熱點
熱門文章
adr04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